“海上看深圳”新航線9月29日開通 遊輪將穿過深圳灣大橋

ea電子遊戲玩法/《荷花澱》讀後感

  幾天前ea電子遊戲玩法帶著疼痛的心情讀完巴金的小說《家》,曾經在某一本語文書的扉頁上寫了一句話:“生活就是一條激越的激流”,一年前的某個靜谧的夜晚,對著燙手卻依然白亮的燈管,我心血來潮的爲“活”字進行了拆字解釋——
法國思想家帕斯卡爾曾歎言:“人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一口氣、一滴水就足以致他于死命,人卻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東西高貴得多。”人可以被輕易的毀滅,但他也有著同水一樣不可忽視的巨大力量,他可以主宰自然,可以使世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別小瞧水,別小瞧人應持有的“簡單”,別讓心的靈魂被“黑暗”所控制、壓迫!
水如人,人亦如水。水,簡簡單單,晶瑩剔透,可從外望穿裏面;那麽既然“人亦如水”,人是不是也應該簡簡單單,“一眼望穿”呢?生活的“活”字,有三點水,這第一點水代表實在,第二點水代表品德,第三點水代表道理;那麽既然“水如人”,人是不是也應該注意“三點水”呢?世界萬物都很美,因爲它(她/他)本身就很美,美在自然,不需要裝點!那麽,生活和自身的心靈世界是不是也應該“很美”呢?
在巴金的《家》中,我再次見識了流動的力量和強大,生活並不是悲劇,它是一場“搏鬥”。在《家》中,我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物,還有他們的選擇和反抗,順從、叛逆、腐化墮落等,從主人公高家三少覺慧,到主線高家大少爺覺新,從鮮明的“有壓迫就有反抗”的三少爺覺慧,到既不滿于黑暗的舊制度又逆來順受的大少爺覺新,把一場激流一般的“搏鬥”攝入了我的思想中,與我的“生活就是一條激越的激流”重合交織在一起……
巴金曾提問:“我們生活來做什麽?或者說我們爲什麽要有這生命?”並用羅曼羅蘭的話題做了回答:“爲的是來征服它”!
從《家》中,我伸出手,結果觸碰到了無邊的黑暗,但是,正如巴金所說的“我並不孤獨,並不絕望。我無論在什麽地方總看見那一股生活的激流在動蕩,在創造它自己的道路,通過亂山碎石中間。”這生活的激流會永遠動蕩著,不曾停止,也不能夠停止,並且沒有什麽東西可以阻止它!
我們所有人都一樣,活著,就是爲著來征服生活的!縱使內心含著愛、恨、歡樂、痛苦,也絕不曾失去信仰:對于生活的信仰。我的生活還不會結束,我也不知道在前面還有什麽東西等著我,我只知道生活的激流是不會停止的,且看它把我載到什麽地方去!  

 讀罷孫犁的《荷花澱》,就仿佛有一股清新的泥土氣息樸鼻而來,一幅幅淡雅、幽靜的畫面展現在眼前,使人感到“詩體小說”的詩意:用詩一樣的語言,創造了詩一樣的意境。
作品第三節,寫水生嫂深夜編席。“她坐在一片潔白的雪地上,也象坐在一片潔白的雲彩上”。兩個比喻,既寫出了夜的深遠,又表現了水生嫂勤勞、樸實的品質。作者讓畫面隨人物的視線推移:“她有時望望澱裏,澱裏也是一片銀白世界。水面籠起一層薄薄透明的霧,風吹過來,帶著新鮮的荷葉荷花香”。寫銀白的澱,使畫面淡雅,寫輕紗般的霧,又使畫面靜中有動,而荷葉荷花香更使這甯靜優美的意境增添了色彩和質感,這是作者通過周圍的景物抒寫了自己美好的感情、願望和理想。不僅如此,這幅畫還隱寓著作品中人物的心理。景色是平靜優美的,而水生嫂的心情卻不平靜。夜這麽深了,丈夫還沒回來,她正在焦急地在等他呢。可見水生夫婦的笃深情意和恩愛,這與後面描寫夫妻話別場面相照應,突出了人物性格的形成和發展,表現了水生嫂對和平生活的向往。可是,日寇的侵略破壞了這美好的生活,這就奠定了水生嫂最後決定參加抗日鬥爭的思想基礎。這一段的景物描寫把寫景、抒情、心理刻畫融合在一起,象一曲隨風飄來的樂曲,又象涓涓流水奏出的完整的樂曲,有情有景,情景交融,言盡而意無窮。
這夜景的描寫作者抓住了“靜”,文中對中午的描寫卻抓住了“動”。“這風從南面吹來,從稻秧上葦尖上吹過來,水面沒有一只船,水象無邊跳蕩的水銀。”廖廖幾筆勾勒出了中午的荷花澱動態中的靜美,襯托出荷花澱的明朗。景物描寫的明快節奏使我們從中看到了這群年輕婦女裝了一肚子的不快,那躍騰的浪花正暗暗反映出這群婦女樂觀的精神。
澱上風光的描寫,詞淺意深,意境優美。可以想象:一群婦女坐在小船上,身後是一望無際的荷花澱,近景遠景層次井然,線條分明。讓這群婦女處在這種特定環境中,從她們身上,我們可以看到根據地人民群衆的精神風貌;同時從稻秧、蘆葦、浪花的起伏跳躍,我們仿佛聽到這幅畫面外的風聲、水聲,那就是當時風起雲湧的抗日的時代潮流。一處景物的描寫,竟然能反映如此深刻的內容,可見作家筆底的功力的深厚。
倘若我們對文中的幾段景物描寫對比嘴嚼一番,會從中獲得無限美好的享受。它們的構圖不同、意境不同,那詩一樣生動而凝煉的語言,創造了畫一般美的充滿詩情的意境。孫犁“詩體小說”的風格,ea電子遊戲玩法們從中可見一斑。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