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海計劃公開招標出讓兩宗地塊

怎樣玩一分幸運28|煙雨江南

“怎樣玩一分幸運28打江南走過,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顔如蓮花的開落”江南不是我的故鄉,卻是我值得一生銘記的地方。

  提起江南,便會想到那連綿不絕的雨。江南的雨洗滌了萬物的汙垢,還江南一片清淨,更洗出了我們靈魂的原色,還心靈以純潔。巴山夜雨,西窗紅燭,綿綿不斷的是情,也是雨。雨滴滴落入江裏,那是音符的躍動,是親情的召喚。靜聽雨聲,思緒是否會回到往昔,開啓陳封于記憶中的點滴故事。靜坐雨中,享受江南雨水帶給你的絲絲微涼,縷縷甯靜。海。江。河。川。溪他們都是雨的歸宿,或許“哀民生之多艱”的你便是看中了汨羅江的悲愁,綿延無盡。它有著江南雨一樣的身軀,純淨通透。朵朵落紅如破碎的心扉,奏不盡一曲《離騷》水長流,試問汨羅深處的靈魂可否將清江落雨看透?如此想來,雨承載了多少人的歲月,又承載了多少人的故事。浮浮沉沉,滴滴透心。

  水鄉自然有水巷,水鄉便緣來于雨。而“雨巷詩人”戴望舒就在這裏靜靜地诠釋了江南,诠述了雨巷,他用筆尖輕觸江南,留下了詩般的記憶。心中時常幻想能夠獨撐一把油紙傘,在寂寥的江南雨巷裏走過。煙雨蒙蒙,沉重的木屐踏過江南的雨季,屐過無痕,是離愁,也是別緒。也許我不會遇到一個丁香一樣的,結著愁怨的姑娘,卻定能嗅著丁香沁人心扉的芬芳。雨巷,寂寥,悠長,我撐著油紙傘幽自走過,寂寞的背影點亮了誰的眼睛,又模糊了誰的風景。我聽見了木屐從青石板上踏過的聲音,如竹露滴雨,劃過歲月的甬道。眼角微澀,那是一種無以名狀的感覺,想讓淚水肆意與雨水交融,卻又找不到適當的理由給它一個流下的理由。這雨如薄命紅顔般轉縱即逝,似昙花一般光華乍現。多少樓台,都覆滅于此,在這江南煙雨紅塵中。

  若把與比作花是在恰當不過了,特別是江南雨。花開半夏,雨也落了半夏,花開了一季,落了一季,癡了一季,雨也如此,一朝漲一朝息。下過了季節更替,轉眼間滄海桑田,紅顔變白發。江南雨是世紀的見證者,時代的守護者。難以忘懷的當數江南雨。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你還能指望有什麽別的說法呢,夫人?‘心髒動脈瘤突然破裂’,這樣的措辭是再恰當也沒有的了”,用西薩爾的一句話,作者伏尼契結束了《牛虻》,可這戛然而止卻令我沉思良久,感觸頗深。
這部傳世百年的革命經典自始至終都透出革命者的英勇鬥爭和不畏犧牲的精神,主人公牛虻在因被騙而受到同黨人的冤枉、知曉自己是善良的蒙泰尼裏主教的私生子後,一氣之下從意大利遠走南美洲,過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輾轉回國後,他帶頭反對神學,在一次執行青年黨任務時被捕,在教主蒙泰尼裏的同意之下被槍斃,英勇犧牲。
處于和平年代重讀這本浸透著革命英雄主義的作品,我仍禁不住熱血沸騰。
養尊處優的牛虻逃到南美後,落入了真正的地獄,而且一陷就是五年:他給甘蔗種植園裏的黑奴搬過東西,他在采銀礦當過工,他給人補過鍋、打掃過豬圈,他在粗俗雜耍班子中受人折磨……
從一個養尊處優的富家少爺,墮落爲腿瘸手殘的流浪者,牛虻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可他沒有放棄過,沒有屈服過。正如他所說的:“我從死亡那裏走來,也就不怕死亡了。”疾病發作時,任憑疼痛踐踏他的身體;直面欺騙自己的父親,硬是抑制住自己的感情;明知執行任務的最終結果是死亡,卻勇往直前;在監獄中疼痛發作,還撐著用锉刀磨斷四根結實的鐵欄杆,爲求生努力著……
牛虻是一個真正的英雄,被意大利宗教勢力和神權至上的社會壓迫而奮起反抗的不折不扣的英雄。
在奧地利的摧殘下,意大利忍受著屈辱和踐踏,有進步意識的青年成立了意大利青年黨,開始反抗這個黑暗腐朽的社會。牛虻身爲黨內的一員,展現出了革命者應有的堅強意志和不屈不撓的精神。他帶領黨內同志秘密運輸物資;公開寫文章批判教會,毫不留情;生死攸關他掩護同志,卻置自己于危險之中……
海明威說,一個人可以被摧毀,但是他不能被打敗。
牛虻死了,他的肉體隕滅了,但那個軀殼曾經承載過的靈魂卻永垂不朽,它的光芒照耀世世代代革命者,使其能夠謹記他的使命。
還記得牛虻死前給幼時摯友瓊瑪的最後一封信中的小詩:
不管我活著
還是我死去
怎樣玩一分幸運28都是一只牛虻
快樂地飛來飛去
這就是牛虻,直面死亡毫不畏懼的牛虻;他是英雄,光芒永垂不朽!

2001